m50

春运背后的“铁路信使” 发布时间:2015-01-01 浏览1024次

    受元宵节和“三六九向外走”风俗的影响,铁路迎来节后又一波客流高峰,正月十六、十九出行的客流量急速增多。这拨客流高峰交织着外出务工旅客和返校学生旅客,集中去往北京、天津、上海等地,很多车次连站票都已提前售空。 

  在旅客看来,铁路运输似乎就只是一个火车头拉着十几节车厢在钢轨上跑。其实,铁路运输系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机构,就象是一块机械手表,有很多个零件组成,才能组成了一个完美的时间概念。铁路就是这样一个由几十个部门、几百个工种构成的大联动机构,铁路运输就是在这些部门和岗位、工种的紧密配合下才能顺利完成生产运输工作。 

  榆次通信车间榆次电报所就是这其中的一个部门,是铁路的信使,看似不为人知晓,却对铁路运输有着重大的作用。每年春运期间,列车报就特别多,基本每列车都会发。“你好,1096,超员67%,请按章办理……” “你好,临客698,超员87%,请停止售票……”这样的对话在元宵节过后电报所的师傅们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。师傅们必须及时通知车站,防止车厢内过于拥挤,以保证安全行车。在220100016:00这个时间段就收到高达10个列车报,还有其他收报发报,工作量非常庞大,工长张蓉芳都已经连续好几天无偿加班到深夜了。 

  电报所孙爱玲师傅是该车间的特困职工,一个人抚养着一个残疾的孩子,每一年铁路工会都会补贴孩子部分的上学费用。因此,孙爱玲常怀感恩之心,默默付出在工作岗位上,她常说:“滴水之恩该当涌泉相报,单位的救济犹如雪中送炭。” 

  孙爱玲的孩子即将高考,春节一过孩子就要开学了,因为孩子身有残疾独立行动能力不及同龄的孩子,所以孙爱玲比其他母亲付出的辛苦更多。孩子在老家要回榆次上学,电报所的工友们都让孙爱玲请年休去接孩子,可是孙爱玲却坚定地说:“现在活最多,报最多。我请假休息了,你们一定忙不过来,平时单位照顾我已经很多了,在这种特殊的时候不能因为个人的事情,放下工作,给大家造成不便”。 孙爱玲不再让她们劝她,而是一而再,再而三地拜托亲戚帮忙照顾残疾的孩子,帮忙从老家领到榆次来上学。 

  春运即将结束了,在感叹春运紧张的同时,我们回头想想在无数烦恼和无奈的同时也有许多深情和感动。春运就像一张谱写动人故事的白纸,而电报所的报务员们就是一支支笔,在这张白纸上描绘着一个个感人的故事。